当前位置: 主页 > 诗坛风云 >

奋蹄老骥学年年

时间:2013-07-18 09:37来源:本站 作者:孔汝煌 点击:
“奋蹄老骥学年年”

——为李全先生《砺泉集》序
  


孔汝煌

 
李全先生幼秉父教,对古文、诗词颇有猎涉。喜爱诗文的根芽在尔后数十年之风霜雨雪中,屈曲生长。并在新诗、时文的园地偶绽小花。直到退休至今的近20年中,始有精力和氛围专心于近体诗词的研习。以他与世无争的朴实情怀,黙默耕耘,终于在他的第二故乡——开化的热土上与诗友们共同播撒的诗词种子得以开化结果。他是钱江源诗词的拓荒者之一,在任教县老年大学诗词班的几年中,他边学边教边编刋,同老年大学的诗友们一起成为了开化县诗词学会的中坚力量。

我与李全的结识,缘于他采用我编著由浙江古籍出版社出版的《中华诗词曲联简明教程》,作为县老年大学的教材,在教学和对他本人创作的研讨过程中,逐渐稔熟起来。

李全的诗词经历在当代年长一辈的诗词爱好者中有相当的代表性。“国家不幸诗家幸” 与“国运兴时诗运兴” 交互作用。这部份人大都有一定的诗文根底,又珍惜晚年才有的能以爱诗的幸运。故而不缺孜孜以求的创作热情,更有从事诗教事业的自觉追求。他们中多数人的作品可能少些灵气,但平实冲淡一如他们对所经历的感悟;他们的诗教追求近乎执着,一如他们对斜阳的眷恋。梁东先生和我曾讨论过创作与诗教的关系,比较共同的看法是:优秀的诗词作手,大都是诗教的行家。不管主观上是否刻意追求。如果不把“文以载道” 奉为从内容到形式的圭臬,则在创作中有使命之感,怀忧患之思,未尝不可以写出好作品,甚至精品。以此来看李全的作品,感发人心处来自于他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与朴实自然的艺术追求的统一。如写垂老思乡情怀的《戊子中秋感赋》:

露下天高远烟,闲花半落夕阳边。
十分秋色寒蝉少,一片诗魂对酒宽。
月满西楼芳草远,风号古木乳禽还。
渐老更思家万里,残星数点自催年。

不用“老夫喜作黄昏颂”的套话,更无“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叹息,借恰当的形象传达出渐老思家,“残星催年”的无奈,又流露了“一片诗魂对酒宽”和“风号古木乳禽还” 的宽慰。诗者的生命之真寓于抒情的真切之中。明都穆《论诗》诗有云:“切莫呕心剔肺肝,须知妙语出天然。〞﹙其一﹚〝学诗浑似学参禅,笔下随人世岂传?〞(其二)〝但写真情并实境,任他埋没与流传。〞(其三)说的只是四亇字:真切自然。李全类似的〝妙悟天然”的诗词还有一些。如《松月吟》中痴翁的童真:

天上银盘地上松,爱松爱月乐无穷。
松生金果月藏兔,月有天香松化龙。
月照苍山围玉带,松沾清露显贞容。
痴翁笑指松和月,松月何妨称弟兄。

如《放筏》的情随境生:
北野芳菲路,山晴花草明。
长堤随柳远,环水见峰迎。
燕剪松云去,篙催竹筏行。
清风笼两袖,踏浪夕阳情。

如《古田茶吟兴》颇学聂绀弩之谐趣:
晚景园花,晨闻早鼓蛙。
半缸高岭水,三碗古田茶。
默诵黄山谷,欢敲绿豆芽。
稚孙了眼,老伴脸飞霞。

如《风入松·晨钟》写晨去老年大学教诗词课,一路所见所感,颇有放怀自得之乐:
迎风踯躅玉屏东,山外雾蒙蒙。流莺枝上声声啭,小桥横,曲巷遥通。  
一树梅开千朵,老年大学晨钟。老来试作课诗翁,执教愧平庸。放舟学海情长寄,扬国粹,岂敢疏慵。落叶如能燃火,残生其乐无穷。


细味这些诗词,其乐夫天命的旷达情怀,正是真实自然诗风的生命精神,掩卷而思,忽焉有得。正如钱钟书在《谈艺录》中所说:“……一生之中,少年才气发扬,遂为唐体,晚节思虑深沉,乃染宋调。”老年诗词得阅历较广,感悟较深之助。创作的视点更多地关注现实。这是老年人作诗更亲杜近宋的深层次原因吧。但李全的这类作品并不以沉潜郁勃见长,我更喜欢那些在或笔意纵横或轻松活泼的画面上敷以传统底色,衬出时代面目的碎锦繁花。

如《青玉案·打工归来》便以入目关情,体贴人心胜:
朔风昨夜侵骨,玉盘转,将飞雪。断续黄鹂声隔叶。打工茹苦,新楼毗接。瘦影添霜发。  列车奔驶关山越,千里青冥半钩月。思念妻儿情切切,忽听鸡唱,展眸一瞥,故里云天阔。

如《鹧鸪天·仰后村》就眼前见闻,娓娓道来,结出对新农村巨变的由衷赞叹,不觉其强贴标签:
岭底盘山九九旋,云深林密觉秋寒。多情白发寻诗去,无限青春雁荡还。  松竹,翠兼丹,琼楼错落鸟声甜。老区天路支前地,改革经商写锦篇。

散曲小令【仙吕·一半儿】清新活泼中透出乡野朴实的时代气息,颇具本色派散曲的韵味:
门前躺着几条牛,天上飞来两对鸥。瓜地喧哗瓜累兜,喜悠悠,一半儿婆婆一半儿叟。(《瓜农乐》)

李全的写景诗亦颇有笔致新颖者,如《游圣潭》
空削壁猿难渡,古木苍原始林。
最是沿溪艰险道,一条飞练湿流云。

如《品茗友人家》
屋后垦开三亩地,绿茶圃小蹊斜。
雨前雀舌清香里,玉盏初开一簇花。

一些写景的散曲小令,也能得文采派要领。如【双调·沉醉东风·春游】颇尽自然和谐之趣:
见峭壁苍松倒影,挂初阳彩雉忘形。已仲春,临晨景,数峰排闼豁眸青。谷静云低百啭莺,难道是蓬莱仙境。

清周容《春酒堂诗话》中记邱浚语“眼前景致口头语,便是诗家绝妙词。’此言是矣。然元、白何轻俗邪?此中两参,乃得三昧。”这是说写景诗固然追求直寻自然,但也须力避轻俗。这便是两参。以之看李全的一些写景咏物诗似稍欠两参的火候。亦如他的整体诗风,在平顺冲和中略嫌淳厚沉潜之不足。老年诗词若难为轻灵,就不妨沉实。

李全先生积10余年心力,集成《砺泉集》付梓。嘱我写序,谨以其七绝《学作诗词》句为题。书此读稿感言为赠。

庚寅岁尾小年夜

(孔汝煌是浙江经济职业技术学院教授,中华诗词学会第二届理事,教肓培训中心函授班导师,《中华诗教》编委会主仼,主编《中华诗词曲联简明教程》、《中华诗教与人文素养》,著有《鑑湖集》等。)
(刊于《中华诗教》2011年第一期总第60期)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摄书画印 | 名城衢州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 网站操作说明
地址:浙江省衢州市斗潭47幢市老龄委内
浙ICP备130116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