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名城衢州 >

博大精深的婺剧楹联

时间:2013-05-10 22:31来源:网络 作者:洪波、明俊 点击:







转自婺剧场:http://www.wujv.com/article_view.asp?id=125
 
 
在金华、衢州、丽水、台州……数以千计的婺剧庙台、祠堂台、会馆台的台柱上,镌刻着无数博大精深、耐人寻味的戏联,是我国戏曲、文学宝库中的精品。永康戏台中有一联“戏台小天地,天地大戏台”,精辟地说明戏台虽小,却在这上面演绎了中国的二十四史,反映了整个社会的面貌,而社会这个广阔的天地又像一座大戏台,每个人每时每刻都在扮演“生、旦、净、末、丑”,都在演出“卿卿我我、恩恩怨怨、是是非非、善善恶恶”的戏。
 
著名永康籍戏曲家胡小孩在1983年“全国青年编剧讲习会”上对与会者说,家乡婺剧戏台上的这对楹联整整影响了他的一生,使他领悟到“真善美”一定能战胜“假恶丑”,使他勇敢地拿起笔杆子,一步一步地走上戏曲创作的道路。
 
义乌戏台中有一联“古事见今朝,过了今朝皆古事;虚华当实境,后来实境亦虚华”,说明了现实是历史的再现,历史是现实的镜子。兰溪戏台中有一联“三五步行遍天下,六七人百万雄兵”,点出了戏曲艺术的高度概括。金华戏台中有一联“借霓裳激浊扬清,听檀板摧邪辅正”,揭示了戏曲艺术的作用。衢州戏台中有一联“六礼未成,顷刻洞房花烛;五经不读,霎间金榜题名”,展现了戏曲以虚为特征,在短时间中表现生活的漫长过程。遂昌戏台中有一联“命世英雄先多落魄,欺民权贵后必灭门”,高度概括了当时婺剧艺人演出戏文的内容和主题。 
 
婺剧的戏联不仅字炼理深,句凝情浓,而且争奇斗艳,妙趣横生。1922年农历十一月十一,义亭铜山岙发生过“一副戏联,斗台夺冠”的故事。当时有11个戏班在那里斗台,有个下皮(下等)班“曹春福”的班主曹德龙看到这种情景,知道斗台必输;若中途退场,不但身败名裂,而且重罚戏金。于是,他连夜赶到义乌县赤岸乡,请教他的莫逆之交冯仁甫。冯在村中教书,才高八斗,他对曹说:“兄不必忧虑,小弟自有良策对付!”于是取出文房四宝,疾速写了一副戏联交给曹德龙,再三关照:“到天亮放铳前半个钟头,贴到戏台柱子上。”曹德龙照计行事。结果,当这副戏联贴出后,不到十分钟,曹春福班台下观众如潮,争相看读,读书人一看拍案叫绝,生意人一读点头称是,娘儿们听了扑哧一笑,农民们见了欣喜若狂。正当大家议论纷纷时,村中的铳声“嘭嘭嘭”响了,曹春福班一举夺冠。原来这副戏联是这样写的:
 
 年十一,月十一,戏班又十一;男万千,女万千,赌赙也万千。
 
 还有一件与戏联有关的趣事。义乌佛堂有个戏台,正反两面均可演戏。在这座戏台快落成前,当地头首曾有重金征联。本镇文人墨客,外地学士书生无不动笔写联,可一副也不遂头首的心意。眼看明日要祭新台,头首愁眉不展之时,有个其貌不扬的中年汉子双手拿着一幅墨迹未干的戏联破门而入:“大人,小的献丑了!”头首一看,连声叫妙,二话没说就叫家人取出三百大洋,当面兑现。写此联者叫王如其,是个开杂货铺的,佛堂镇人却唤他“王戏迷”。他酷爱戏曲,因此对观众的心理和戏文的特点了如指掌,当他的妻子告诉他头首重金征联时,他不到两分钟就一挥而就。此联是: 
做戏的,看戏的,个个不外疯痴癫;上台了,下台了,人人莫非我你他。
 
 婺剧戏联奇妙无穷,有的寓意戏班名称,成为历史的见证。如,东阳千祥镇附近胡公庙的戏台上有一副对联:
 紫宸中乞免丁捐,四面八方都感德;云台上奏来仙乐,千祥一带共胪欢。
 
 此联既颂扬了胡公大帝的功德,又在上下联的首字中,点明了东阳三合班“老紫云”于胡公庙开光时曾在此斗台演出。  
 
东阳西源一个戏台前有副对联:东岛涌春潮,四处哀号蒙国难;西源沾福泽,八音竟奏颂神恩。
 
 此联写于抗战时期,既点出时代背景,表现人民憎恨日寇和拥护抗日爱国力量,又在上下联的第四个字中表明了钱春福班曾到此一演。   东阳的一座戏台前有这样一副戏联:金鼓振军威,武力终能驱暴日;玉楼宣圣乐,歌声直可遏行云。
 此联犹如霜刃利剑,爱国热情溢于言表,而且上下联的第一个字指明了金华昆班“何金玉”在抗战期间曾到此一演的史实。
 1987年4月底,我们与浙江省考古研究所所长王士伦来到龙游区马叶乡考察古建筑,在马氏宗祠蒙上尘灰的戏台梁柱上,我偶尔发现余绍宋先生亲笔题书的一帧戏曲楹联:
前者欢迎后出席;此方唱罢彼登场。
 
笔力刚柔相济,字体圆润秀逸,透过方寸戏联,仿佛看到流逝的过去。
马氏宗祠建造于明崇祯十六年(1642)二月廿九,后几经修复,面目大变。在1924年、1925年、1926年,曾耗巨资修缮,就是现在遗存之貌。1939年仲夏月又修“马氏宗谱”,酬神演戏。
 
当时,抗战爆发,族长特邀避居在龙游沐尘乡的余先生题写戏联。余绍宋历经沧桑,目睹晚清之腐败,袁世凯称帝,张勋复辟,北洋军阀混战……而今又面临民族危亡,忧国忧民之心激发他奋笔直书,熔铸戏联。他将戏场喻为官场,上联用现代白话语言中“欢迎”、“出席”字眼,使当代人一目了然,下联巧引《红楼梦》中《好了歌》名句“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将“你”改为“此”,“我”易成“彼”,点明历朝官场像走马灯似的上上下下,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使人既领略戏台艺术的一般规律,又顿悟人世舞台的深刻哲理。原戏台上还有一幅余先生用隶书撰写的“君子攸处”的横匾,现已失落。它告诉人们,君子所处的天地就是一个大戏台。  在此之前,余先生于1921年因罗文干案件辞去北平司法部次长职务,归省衢州。在编纂《龙游县志》期间,曾多次到过马叶。马氏宗祠戏台不同凡响,俗称“二面台”,其进门一端,面朝衢县;另一端面对列祖列宗牌位,面向龙游。当时演戏往往伴随着赌博活动。地方政府亦出令抓赌,倘龙游警察来抓,赌徒们则跑到戏台背面去,让艺人朝衢县方向演戏;反之,当衢县警察来抓,赌徒们则跑到戏台正面。当时,“隔县如隔山”,故马氏宗祠的演戏活动特别繁多。余先生在1924年到1926年宗祠大修时,又奋笔挥毫,写了一幅戏联,记载于《马氏宗谱》中:
 满场都是闲人,袖手旁观,看戏不如做戏苦;凡事都须结局,从头演起,上台容易下台难。
 
 此联抒发了作者对梨园子弟疾苦的无限同情,同时也劝诫世人务必洞悉仕途之坎坷、宦海之险恶。余先生刚直不阿,不愿同流合污,故在京为官时得罪了那些不学无术的政客和妒贤忌能、东剽西窃的文痞,常遭这批道貌岸然、包藏祸心的小人们的诬蔑、攻击。这副戏联亦是他内心的真实写照。然而,他并不以“做官”作为平生之志,而有志于“读书修志”,故其间他以超人的胆识和非凡的才华编篡了一部被梁启超誉为“若金在炉惟所铸焉”的《龙游县志》。余先生认为,不论“做戏”之苦、“下台”之难,只要光明正大地做好人,锲而不舍地做学问,最终定能流芳千古。
 
 婺剧楹联是中国楹联文化中的一朵奇葩,她以博大精深、古色古香的美学特色而广为流传。(洪波、明骏)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摄书画印 | 名城衢州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 网站操作说明
美文 地址:浙江省衢州市斗潭47幢市老龄委内
浙ICP备13011625号